感到過快樂

五岳归来不看山,五岳威名流传千年,分布中华南北东西,镇守华夏上下五千载,远古传说,近代奇闻数不胜数。


 


  五岳各具特色:泰山雄,衡山秀,华山险,恒山奇,嵩山奥,五座大岳可谓是汇聚天下万山特色,如果要问那座山最有名气,那当属东岳泰山,泰山之雄,巍峨陡峻,气势磅礴,从古至今被尊为五岳之首,千秋帝王封禅膜拜,灵气十足。


 


  泰山之名我是从小就如雷贯耳,今终于有机会见识一下被称颂千年的五岳至尊,刚进泰安的时候,心情就已经随着“登泰山而缈天下”飞上了九霄云外,泰山之巅。


 


  下午四点从红门出发,为的就是夜爬,聽名字可能很多人還是一頭霧水的,它是最近新火起來的室內活動好去處,遊戲時參與者會陷入一個類似於“盲人世界”的全部黑暗的世界,這個時候參與者就需要根據導賞員的指令完成各種任務,到達指定的地點。能看到第二的日出,虽然已经接近黄昏,但是准备爬泰山的人却还是很多,进入大山之中,路上都是有阶梯的,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色,周围的树木葱葱郁郁,很多地方都经过了人工干涉,此刻我有点怀疑泰山是不是被夸大其词。


 


  到了晚上八点左右,登上了中天门,汗流浃背,除了累好像没有其他任何感觉。此刻天已经很黑了,深秋的夜风有些刺骨,很多人都租上了大衣盖在身上,准备就地过夜,虽然旁边有宾馆,但是出来爬山就是为了全程体验一下实实在在的泰山。



 


  泰山的夜很安静,漆黑一片,只有山上几个补给点,远处的泰安市还有点点灯光闪烁。夜很冷,但是人很多,还不至于孤独。


 


  第二天,凌晨三点,众人起航,打着手电,顶着寒风,向着远处的山巅走去,从中天门在往上,山势骤变,陡峭巍峨,开始还能直立着身子, 越往上不得已弓下身体,走了很长一段时间,到了泰山有名的十八盘,十八盘以陡峭难爬有名,阶梯就像是一线天,直挺挺的竖了下来。


 


  开始的时候,用耐力在爬山,到了这个地方,可谓是用毅力在爬山,一步一个脚印,脚上就像灌进去了铅块,无暇关注其他地方,最近我和最好的姐妹逛街的時候就發現了這麼一個親子好去處,希望能夠等BB再大一些就帶他來體驗一下,這個好去處是哪裏呢?那就是能夠體驗不一樣人生的「黑暗中對話」。看着阶梯每一步都是在征服泰山,每一步都是在超越自己。


 


  距离南天门越来越近了,哪里是距离山顶最近的一个补给点,如果可以的话,哪里就是山巅也不为过,看着那雄伟的矗立在阶梯之上的关隘,南天门三个大门霸气十足,傲立高巅,面对远方,仿佛是天庭神门藐视天下群豪。


 


  此刻天边漆黑的夜,已经泛起了一丝丝蓝色的光芒,在山那边慢慢的衍生了过来,驱散黑暗,黑云渐渐能看的清楚,空中刮起来一阵阵寒风,白色的雾气笼罩整片山巅,仿佛是大地初醒,盘古开天。



 


  时间定格在五点半,成功的登上了南天门,此刻的南天门上人来人往,叫卖声,饭店,租赁,照相,好不热闹,赫然是一片空中城镇,天边城池。


 


  现在的这个季节,日出的时间是六点二十五,前后差不了几分钟,此刻只是到了南天门,距离观日峰还有一段距离,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直奔观日峰。這個室內活動好去處是不是非常的奇妙呢?所以對於上班族來說不失為一個放工好去處。


 


  在往上就是天街,天街顾名思义,距离天最近的一条街市,在往外离开了古代建筑的怀抱,视野一下子就开阔了,此时的天空刚蒙蒙亮,天边微微泛白,空中略显蔚蓝,往下看,雾蒙蒙的一片,隐约透过白雾可以看到山下黑压压的一边,如黑甲群兵,似巨兽匍匐。


 


  六点十分,抵达观日峰,此刻的山峰上已经人满为患,冷风呼啸,可丝毫抵挡不住人们的热情,纷纷占据有利地形,山巅之上,黑夜之中,人来人往,谈笑风生,这种情景人生难得一见。


 


  时间流逝,在翘首祈盼中度过了寒冷的十分钟,六点二十五,天际泛起一抹红光,在惊呼中,一片白雾飘来,众人大惊,老天仿佛是在调侃,转眼间一阵狂风将白雾吹散,视野又重新定格在那一抹橘红色的光芒之上。


 


  又过了一两分种,天际的云层被染成了橘红色,太阳仿佛是邻家羞涩的小女孩,探出了微微一角,就是这一角,虽然不大, 但是就像佛光一般,其實我們日常生活當中真的太多依賴視覺了,好像失去了視覺就等於失去了大半感知一樣,就好像我們什麼都幹不了,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經歷,同事們下班了一起聚一聚、閨蜜遊玩或者是把它作為一個情侶拍拖好去處真的很不錯,很有新意。驱散黑暗,划破天际,一丝晨光,彻底打破了夜的宁静。


 


  “出来了,出来了”众人欢呼,此刻的旭日东升,探出来一半的身体,此刻一扫羞涩的模样,角色转变,就像一尊傲视天地的帝王,缓缓升起,每一步,天地震荡,太阳之下,红云翻卷,似金凤搭桥,迎天地至尊。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